top of page
  • 作家相片Talent Roots

存在的自我接納

文 洪旖姍 諮商心理師/臺灣阿德勒心理學會認證親師諮詢師


又到了每週「正念藝術療育-自我關照」的時間,這個月的創作主題是「存在」,月初的創作主題是「死亡」,因為前幾個月得知一個同學離世,接到訊息的當下讓我感到意外和震驚,我們的交情雖不算很深,但同學總是有互動,前陣子就常會想起我們曾經一起讀書、在班上互動和她的身影。最近地震頻頻,災難和悲傷事件讓人聞之鼻酸,也感慨人的生命是多麼的脆弱和無常。於是我想透過正念藝術療育(療癒和教育)的時間自我關照,關照「死亡」帶給我什麼感受和意義。其實給自己出這題,心裡還是有些不確定的擔心,擔心右腦的自由創作會不受控,所以創作前幾天我就預想:要用什麼元素來代表死亡,我開始自由聯想死亡和什麼有關,第一個閃過的念頭是靈魂,因為人死後原本的身體失去應有的功能,就像機器使用年限到了是意外事故造成它無法再運作,連開機都不能,只好報廢!然而肉體雖離開世界,靈魂卻不滅,靈魂因著我們的信仰不同,人們相信會永恆或輪迴轉世。我的信仰讓我相信人死後會放下在地上的勞苦重擔,隨天使到天上的家與上帝同享無憂無慮,只是天上的門是窄的,要進的人多,能進的人少。


自我共處


「死亡」是很多人都很害怕觸碰的議題,我也不例外!從小到大,我總是分不清楚廟會、歌仔戲曲和送葬沿路的吹奏聲有什麼不同,在我聽來都是鏗鏗鏘鏘、咚咚咚的聲音,因為分不清就不喜歡,不喜歡,自然就少接觸。現在對人的心理動力更了解,就理解人們對於不喜歡的人事物,很自然的在心裡會產生排斥,它不僅是內在抗拒,更是一種自我保護。自從有了基督信仰,我也在學習突破內在抗拒,學習與「死亡」議題共處,共處的意思就是當人們提到「死亡」時,我不用總是走開;當車子經過殯儀館,我可以練習不用閉上眼而是放鬆呼吸的如常經過;當黑夜來臨時,我可以叫天父天父,把害怕交託給祂。


經過自由聯想在我腦海閃過的第一個念頭是靈魂,於是我繼續想「那有什麼可以代表靈魂呢?」想著想,我的念頭又閃出「香菇」,香菇頭有白也有黑。然後,創作的當下,我畫了黑夜的窗外有藍天和綠樹上盛開的黃花,外頭的月光折射入內映照地板的磁磚也跟著有亮光。我想像黑夜裡冒出來的幾顆香菇頭在前面飄,被天上的光引領向前,從天而來的光數大有如瀑布,在月黑風高的夜晚顯得潔白無瑕,極光映照地板顯得一片雪白。



「好,可以,放下!」的態度

創作結束,我端詳這幅創作,怎麼看都覺得極寒苦窯,冰柱從天而降,並不如我前面的想像美好,於是我就再加了幾筆,想像從天而降的流星,畫完之後,我看了看,又讓我覺得好像不是流星而是隕石,不過創作時間結束,我得停止那個「不甚滿意」、「還要更好」的心情,這大概就是追求完美的心,即便時間到了,還是不想放下手上的畫筆和顏料。但是,我對自己說:「好,可以了,放下了!」然後,我真的就是收拾媒材,去做別的事。



絕處逢生

事隔三週,我又再拿起顏料和畫筆,我想把前一次的創作完全覆蓋,重新來過,這次的主題就是「存在」,這個存在代表過去的極寒苦窯和全新開始,這兩種現象曾經都存在。這次的自由創作,我一樣做正念透過呼吸放鬆的自我覺察,也察看過程中有什麼念頭閃過,不過已沒有像上次創作前的預想。這次就是隨心流動,心裡想什麼就畫什麼或是我不知道我要畫什麼。我嘗試調不同的顏色,想看看視覺呈現的效果,先是藍色和黑色,後來又加了深綠色和淺綠色,然後再加黃色和橘色,色彩的調和也讓我感到有趣。我先是拿起大支的畫筆,沾了調好的顏料在圖畫紙上刷刷刷,感覺挺不錯的,我沈浸在正念藝術創作中。


回看這次的創作歷程,我先用暗色打底,把月初的創作完全的覆蓋,我給它命名為「絕處逢生」,接著再畫交錯的幾條線像是鷹架,然後又畫了深淺不同的綠葉和小花,有黃花,有橘花,籐蔓依附著鷹架攀爬,下方的墨黑和「逗號」交織了承接和不確定的想像。畫作的「逗號」是存在這世界的不知何物。最終,我為這幅創作命名為「海上藤蔓」,而前一幅創作,我命名為「地極苦寒」。


未知的害怕

存在主義談到人類有四大終極關懷包括:死亡、孤獨、自由和無意義。回看與反思我在月初的自由創作,人為什麼會害怕或避談「死亡」?因為「死亡」帶著人們對未知、掌控和變動的不安。人對於未來的未知或沒有經驗的事常帶著不確定或害怕,就像一個人要接新的工作、新的專案或到新環境,也會對無法預期的事會感到心慌、害怕、沒把握。所以,如何拓展已知和可預備的部分,就可以提升自我安全感,因為掌控性或可控性提高,相對的就是降低不可控的不安全感到可接受的範圍,自然而然的對不確定的焦慮就會大大的減低。


自由的選擇

「地極苦寒」的創作帶著孤獨,想要有人陪伴,也想要有歸屬的需求,這些需求可以透過社會情懷與人連結和合作得到滿足。「海上藤蔓」則是在不確定中帶著自由,藤蔓上的花是黃色還是橘色是選擇也是包容;「海上藤蔓」也帶著生生不息、堅持不懈怠的意志。



接納不完美的勇氣

勇氣心理學談到存在任務是一種與自己共處和自我接納的能力。任何人都可能在某方面自我要求和追求卓越,但倘若過分的追求卓越或要求完美,那就容易讓自己陷入「我不夠好」的氣餒心理,長期下來也會感覺心力交瘁像是累累的、悶悶的或提不起勁,長期以往就會影響身心健康。所以,練習說「好,可以」是願意相信自己其實有很大的內在資源,這一刻的不好和下一刻的好或有不同,此時的不滿意和彼時的滿意也有程度之差,但我們總是願意帶著接納與包容沒有人事是完美的,只有最適和接納當下自己的樣子是什麼就是什麼,就像「海上藤蔓」有黃花也有橘花,我可以接納它們並存,我也可以擇其一存留。我在創作時間結束,選擇收拾媒材,轉做其他事,其一是創作未盡完美,但那就是我現在的樣子,學習接納我的現在,少了自我批評和過分的自我要求。其二是轉移注意力幫助我投入當下還有其他的事要做,不要把時間花在不完美的反芻思緒中,進而影響到一整天的心情和工作進度,這就是「好,可以」的態度。勇氣心理學提到「做自己的勇氣就是接納不完美的勇氣」,「儘管會犯錯且不完美,仍然自覺是個有價值的個體(Dreikurs in Messer,2001),學習接受不完美的勇氣也會提升我們的自尊和自我價值。


這次的「正念藝術療育-自我關照」讓我對死亡和存在有些新意,一是死亡是舊的結束也是新的開始,一種既往開來的意義;二是存在是接納自己現在的樣子;三是用「好,可以,放下!」的態度接納不完美;最後,儘管我有時會犯錯也不完美,但我仍然是個有價值的人,成為自己想要成為的人比做一個別人喜歡的樣子更適合我。



關鍵字  


Copyright © TalentRoots 2024版權所有

 


 

TalentRoots聯絡人近期講座/活動

5月份心理安適公益講座【第三人生】  https://forms.gle/4LY3AkJNtcdXxPFK7 

 

 

TalentRoots聯絡人管理顧問官網 https://www.talentroots.com.tw/ 

LINE官方帳號募集中 @307liniz

TalentRoots聯絡人管理顧問YouTube頻道 https://reurl.cc/GerGxG


15 次查看0 則留言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